节日散文
【星月】散心(散文)
作者:惘忆 时间:2020-08-21 10:52:52
浏览:0次  字数:7584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33381 篇,  月稿:0 篇

  
  走上堤岸,走进夜空,自由,那么真切地环绕了我,沉郁的心终于有了些许的快乐,一种想出去透透气的欲望让我在拐角处选择了北行。尽管人声鼎沸,尽管街灯熣灿,但在我的眼里这些比空气还空。此时的夜晚,是我一个人的世界,是我和我的思绪能自由飘忽的空间,一个有点小轻松的空间。
  漫步在人行道上,携着未了的淡淡的忧伤,迎着清爽宜人的晚风,我把积攒多时的念放飞空中,心也跟着飞向远方。我能用什么来让我的自由的快乐昭示天下呢?高歌?太过吵闹。低吟?显得做作。文字?文字做坏事去了。头顶上空,文字攒动,它们拥堵了思绪到达那岸的所有途径,拥堵了心中的那丝快乐。让我痛苦着或让我快乐着的那些牵念,在心海过滤千遍,最终沉淀下来的不过是一个人的悲欢吟哦。心念至此,出门时关于自由的欢喜,一秒钟的时间就已随风飘散在夜空中。
  走过了两个十字路口,郁郁地来到广场,穿过曲折回廊,我来到了心中早已预谋好的位置,广场里专门跳练国标舞的一个角落,那里横放着一条条形的石凳,供游弋累了的人们休息。那是个极好的位置,我坐在那里既可观赏舞池里一对对翩然的舞姿,略微转头又可以看到广场大屏幕上播放的电视节目,这样子比起往常背着一个包包像傻子一样伫立在舞池旁边轻松自在多了。可是老天爷这段时间不待见我,处处让我不如意,现在的条形石凳上已坐了两个练舞中途歇息的女人,她们放着好好的高高的四脚凳子不坐,偏偏坐那冰凉低矮的石凳。我望凳哀哉了一会,最后只好颓丧地就近靠在广场边的石墙上,遥远模糊地看着转来转去的舞姿,然后侧头模糊地看着大屏幕上的节目,心情那个糟呵,达到了顶级。
  可能是国庆假期吧,一部分人都出去旅游了吧?舞池里只有三两对人儿,正随着催眠曲般的音乐悠哉地轻轻地摇晃。舞池边上也只坐了十来个人,包括抢占了我的风水宝地的两个女人,零零落落,没有半点生气。这时,我的目光在远处的一个身影停驻了,一个欣长的身影,正在邀请一个坐着休息的女人起舞。女人优雅地一抬手,旋被拉转进舞池里飘逸起来。鼻子猛地一阵酸疼,似曾相识的身影让努力紧锁的记忆终于沉静不了,心里突然生长出几丝疑问:岁月是一个无情的画手,曾经青春阳光的面容被它调染了几分苍桑?多年后的你,会是这般模样吗?心中的懊悔不断上涌,一场相见,为何要刻意地一推再推呢?如今,心心念念的答案永远成了一个谜。也许,从此便是行走红尘一场后不得不留的一个遗憾了。伤感袭来,泪不听话地刺疼了眼睛。即便是暗夜,即便舞场灯光微弱,我也担心被人瞧见。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一吐,夜的黑空里飘过一声低低的叹息,撕开了笼罩在头顶的灰暗,空荡荡的广场中央突然地连接上了楼栋之间的空隙,连上了夜空上的苍茫,从地到天,似乎天上斜铺下来的一个宽敞的平面楼梯。拥堵的思绪终于找到了出路,迅速漾逸出去了。
  都说思念是一个磁场,此时的思绪,咫尺之外可能有一所感应的场地?能否感应到这些零零散散随时随地的触景生情?能否感应到这端正翻腾着的委屈?能否感应到心里声渐如嘶的辩解?
  夜渐渐深浓,广场对面的灯光次第地灭了,楼栋终于淹没在一片苍茫中,与苍茫融为一体。苍茫的背后,是否每一扇窗都进入了梦乡?哪一个梦里会留有一寸之地给我?疲惫的我再也无心力无心思去清理磁场的南北极了。从始至终,阴晴不定的十月里我做了南极,与北极的孤独相吸,唱了一首没有听众的歌。也不是说绝望袭击了我,我知道执着在世俗的道场会遭到怎样的口诛笔伐。红尘万丈,既然没有跳出的能力,我只能选择屈服。
  既然如此,那么,属于远方的那一处的风景,略了!
  
  二
  
  广场上的嬉闹声拽回了飘游的神经,是散舞休息的人们正在讨论舞步的诀窍,互相调侃糗样。这一切那么安适,那么惬意,羡慕得我眼眶发热,一场辛酸自心里袭向鼻端。一成不变,按步就班的生活多年来一直被我轻视着,一点薪资能让人望断秋水也望不到上涨的生活一直被我不屑着,而今夜这些被我轻视不屑的生活却热羡着我,辣疼了我的眼睛。原来生活,不是有斗志就能撑起一片天的。原来生活,不是受尽千般劫苦就能到达理想的彼岸的。有一种生活,叫作失败的生活。现今的我,无疑是一个生活的失败者。这般年纪,别人在舞场舞姿翩翩,在广场里悠哉游哉,而我却背着我的一个小小的挎包,里面盛满全部谋生的家当,沉重地满腹心事地坐在这里艳羡这些曾被我轻视不屑的生活。如此,我还能说无悔当初的决定吗?!
  一场散心,变成了揪心。罢!罢!罢!打道回府吧!
  
  三
  
  我在一阵秋风中归来,任发丝乱舞,任思绪零乱。绿叶已经老瘦,在夜灯下瑟瑟发抖。想把一腔思绪停驻在一片叶的脉络里,但我终究不忍心一一它的日子已是脆弱如丝,怎堪载这万千忧郁?
  正当我在人烟稀疏的街道上孑孓行走,包里传来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我有点疑惑,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惦记着我?母亲走了,两个姐姐也走了。弟弟每天都有无穷无尽的繁忙,他的时间是不会轻易给我的。还有谁会牵挂我呢?除了两个姐姐丢下的四个孩子和儿子,应该没有人了。可是几个孩子的世界更是没有一寸地方留给我的,除非,除非他们遇到了麻烦事?!心里一紧,我赶紧掏出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是大外甥女打来的。接了电话,我的担心变成了舒心,这次接到的是一则好消息:一直让我担心婚姻大事的,没有了妈妈的外甥,在目前男多女少的社会形势之下,他竟然,竟然今年年底要奉子成婚了!
  挂了电话,心中的抑郁一扫而光!我抬头望向天空,星星不知什么时候偷出来了,快乐地眨着眼睛。而一直萧瑟的让人冷凉的秋风,这时也似乎暖和了点。还有文字,被我怪罪的文字在风中瘪嘴:尔心不正,我有何罪?!我歉意地朝文字挥挥手,踏着轻松,在及时雨似的快乐中劝说自己:有时候人若放弃了执念,心会被减负不少,平凡的日子就安心地守候平常吧!有些惊世骇俗,要么成殇,要么成塚,平常的心经受不了其中的跌宕起伏。
  广场在身后越来越远了,人声渐无。我走到最后一条街的转角处,看到一群素白小花在风中快乐地舞蹈。瑟瑟秋风,没有让它们萎靡,反而更加的俏媚。我很惊讶,如此的萧条世界,竟然还能见到如此鲜润的小花!纯白的花色,让心一瞬间归于安宁。看呆了的我,心也跟着舞蹈了!
  原来,秋不只凋零!

【审核人:站长】

雨祺制作

赞()
标签: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节日散文

查看更多节日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