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景散文
刘灭资:幕府山下的樱花
作者:叶明轩 时间:2021-03-28 16:40:56
浏览:0次  字数:3657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5 篇,  月稿:0 篇

  早春二月,春寒料峭,但连日的阴雨终究阻遏不了天气晴好。在温暖的阳光下,古都金陵成了花的世界。紫金山的梅花率先怒放,南理工的二月兰一片娇艳;小区里的山茶花如童子的面庞,户户门前的海棠昼夜开放,华灯点亮,无须高烛照红妆。

  继而,樱花闪亮登场。明孝陵、莫愁湖、玄武湖、浦口生态园、南京友好樱花园都是观花景点。明孝陵三千株樱花,纯白,粉白,粉红,掩映在亭台楼阁之间,宁静优雅。鸡鸣寺路虽不长,也不宽,被誉为南京最美的樱花大道,媲美武汉的东湖和武大。繁盛的樱花,在古寺黄墙的映衬下千娇百媚,树下的游人摩肩接踵,整个场景给人一种震撼的美感。然而,这些花如同日本上野的樱花一样,多生长在园圃里,享受着人们更多的呵护,少了一些风雨的洗礼,花朵多了一些孱弱,花枝少了些劲道。

  在南京,还有一处樱花让人感觉与众不同,它就是生长着幕府山下的樱花。前几天,我就见识了这别样的她。

  幕府山,位于南京城北,相传晋元帝司马睿过江,王导设幕府(参谋部)于此,故名。现在的幕府山已和燕子矶连成一片,是南京的后花园。我在《家近幕燕》(点击标题阅读原文)这篇文章中写道:从燕子矶广场出发,溯江西行,一条宽阔的滨江大道,把山、水、林、洞联系起来。全长6公里,就是幕燕滨江风光带。如果是春天,你从广场步行可一直走到五马渡,3.7公里,路旁全是樱花,种植品种、数量、长度为南京之最。你就可以不去拥挤的鸡鸣寺,在这里信步前行,徜徉花海。

  才上8路公交车,就看到人很多。一路的公交站停过去,车上的人不见减少。出了停车场,一群人便奔向江边。从远处看,一棵棵树好似被云雾笼罩,到树下,看一朵,花瓣五片,嫩白;花蕊一簇,浅红;花蒂一颗,淡红。看一枝,一桠间三、五朵,紧挨着,呼应着,生长着,娇羞着。一朵,美在独特;一枝,美在妖娆;一树,美在绽放。春风骀荡,江风浩大,每棵树都在摇晃,每枝花都在起舞,每朵花都紧紧地立在枝头,开得灿烂,开得柔韧,开得健康,开得有劲道,全无落英缤纷的凄美、感伤和惆怅。因为它们全都生长在青山下,大江畔,见惯了大风大浪,它们都有一个名字,叫做江景樱花。这里的樱花全都面向大江,站立在大道旁。大道名永济,道边全是樱花,中无杂树,5000余株,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樱花大道。这里,近看是雪,远看是霞。

  有人说,看樱花开满枝头,是人生极高的享受。整个下午,我和妻子都浸泡在这香雪海里。漫步花径,穿行花林,仰面是花蕊,举目是花瓣,身边尽是花枝招展。风劲吹,衣袂飘飘,轻舞飞扬。镜头下,妻子仍是笑靥如花,娇喘微微,步步生莲。老夫聊发少年狂,老妻一如初嫁娘。青春书写浪漫,岁月成就佳酿。举起随身携带的水杯,以水代酒,向亲情举杯,向爱情举杯,向樱花举杯。殊不知,在词典里,樱花是爱情与希望的象征,樱花的花语是热烈、纯洁、高尚和浪漫。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江畔观樱,去年、前年曾遥看远影。苏曼殊有诗云:十日樱花作意开,绕花岂惜日千回。我辈虽难以望诗僧、情僧项背,但愿意与樱花为盟,相约年年。

【审核人:凌木千雪】

雨祺制作

赞()
标签: 刘灭资 幕府山 散文 樱花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写景散文

查看更多写景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